临渊

临渊羡鱼,结罗履冰。

唔。。。去年的画了,现在看各种别扭,不过倒是挺应景哈⊙▽⊙

随笔①

有时候会想,写一个故事,究竟是一场跌宕起伏的梦,还是一场从头到尾只有一个人乐此不疲的游戏。纸上人的悲欢离合、情仇爱恨都不过只是一个人自导自演罢了,即便这样,我仍希望能让他们拥有如我梦中一般美好的结局,只要他们呆在我笔下的那方寸之地时是幸福的,那就足矣。

现实中的我们的结局,可不一定是妥妥的HE,但最起码,保那方无人承认之地的安宁也好。